目前日期文章:201112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BR01.jpg  

文/貝拉蜜塔


有時候,憂鬱就像冬天的雨,雨季,綿綿無絕期。妳也不知道是怎麼了,就像有一片烏雲飛來罩在上空,滴滴答答地開始下起了陰鬱的雨。 


雨勢越來越大,雨水彷彿具有腐蝕性,穿透妳的身體,狠狠淋濕妳的心靈;妳就像站在水窪裡,捧著千瘡百孔的心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 


一開始妳決定正面、積極,決定用超過正常值的陽光能量去對抗陰鬱的來襲,換上大紅色的高跟鞋,穿上新入荷的緊身小洋裝,掛上迷死百萬男人的陽光笑容,無奈大雨像傾盆落下,當場把一身的光鮮亮麗,變成一身的狼狽無力。 


許多朋友紛紛走過來,遞傘、遞雨衣、送雨鞋、甚至是保暖的外套可是你討厭被大家看見渾身狼狽濕透的模樣,於是妳冷著一張臉,直接推拒。而妳更無力主動走近人群,因為在笑鬧喧囂中,只會更突顯妳的無能為力與黑暗憂鬱,妳彷彿聽見,雨滴滴答答在心裡作響,越來越大聲。


幾經掙扎後,妳終於放棄振奮的打算,換下一身不堪雨打的裝扮,悻悻然地躲到角落;在安靜的角落中,妳冷硬的身體逐漸回溫、逐漸放鬆,妳的表情也不再因為需要勉強微笑而覺得緊繃;而妳聽著雨聲逐漸減弱,而妳其實甚麼也沒做,甚麼也沒想,就只是環抱著雙膝,自己汲取自己身上的溫度取暖,不說一句話,靜靜等待雨停。 


在安靜中聽著雨滴落下的聲音,才發現原來雨聲一點也不吵雜,而在這塊角落中,妳不用再武裝自己,強顏歡笑,為賦新詞說愁,你可以讓淚水跟雨水嘩啦嘩啦的落下,沒有任何顧忌。 


就這樣放任雨傾盆而下,一秒、一分鐘、一個小時、一天你發現原本心裡頭的骯髒汙穢也隨著雨水沖刷過而流逝。就好像下過雨後,天空的藍顏色顯得特別清澈,而人行道上的綠葉顯得更加翠綠,空氣中飄散著,雨天過後的清新鮮明。 


這不就像是阿妹在「剪愛」中唱的,「有許多事 讓淚水洗過更明白


所以親愛的~從今以後,我們都不要害怕心裡下雨的時刻,而應該安靜地等待大雨過後的清心,滿心期待雨過天晴的那道彩虹。

 

 

米各說Mig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從「我」的故事,到「我們」的故事,
之間要走多長的道路? 多少的時光?
要經過多少失速與失控? 酸甜和苦辣….?

當真心終於能坐下來,一起看星星、看落日,
結束了「我」和「我」的故事
⋯⋯
「我們」的故事….就要開始。

祝所有的「我」和「我們」,都幸福 ♥
24  
  

米各說Mig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還記得那些好朋友嗎?
互相幫忙遮掩搗蛋痕跡,挨罵時總會站在身邊,
長假結束前幾天,衝來家裡幫忙趕作業的好傢伙。
踩進社會機器後,依然可以在他們面前放心大哭大笑
傷心時候,即使無法見到面,
卻能在電話裡倚著他們的安慰與鼓勵溫暖入眠
⋯⋯

不管過了多久,不管經過多少風波
老朋友永遠都是我們心中的救護站
在受傷時提供支持與義氣,
還無條件給我們…一輩子的相信。
25    

米各說Mig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普通列車.JPG  

文/ 小路


秋天的陽光在上午八點的角度是40度,京都堀川通的柏油路被照得閃閃發亮。讓我想起幾年前在台北夜晚經過東區一帶,那陣子鋪上了新的柏油路面。不知道裡面摻了什麼反光素材,在機車大燈投射之下也是一閃一閃的,像浮在卡通般的銀河裡。偷偷告訴你們,後來那條路我繞了三回才肯罷休,像個小孩一樣。

 

14度的氣溫剛好,怎麼要不要去散個步?當然房間裡不會有別人,我問了正在鏡子裡刷牙的自己。

 

「走吧。」他這麼說。跟回憶的餘溫纏鬥了這麼久,是該來回味一下青春健康的路線了。

 

晚秋之後,站在月台上等車的人少了些,畢竟窩在候車室裡才不必瑟縮著身子。暖氣還沒開,就從販賣機投上一瓶熱茶,把溫度交換到手上,在情侶親人之間傳傳遞遞,溫柔得很。直到隨著列車進站時帶進的一陣風,落葉全部被飛揚起來,再窸窸簌簌地落到地上,弄得滿處。這才發現花草樹木整個城市都在別離,而別離的途中又矛盾地等待所謂紅葉的美景。為此除了架好相機,用快門停頓感傷之外,沒有準備一個寧靜的心情又怎麼可以呢?

 

於是我放過了一班特急列車,搭上普通列車隨著軌道交縫的段差慢慢地搖。不像特急上面都是遠距離往來的旅人,普通列車上多是車站附近的住民,以三站五站的幅員,在人不注意到的氣氛中上車又下了車。雖然車上是兩排面對面的座位,但乘客像各自上演自己的電影一般,幽幽靜靜地,眼神很少交會。

 

「吶,你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方式離開一段過去的生活嗎?」我問朋友要怎麼離開一段不怎麼開心的生活,好比失業,好比失戀,好比前幾天他的作品在運送途中被撞了個傷痕累累,一切又要重頭開始。

 

「反正撞壞了也只能慢慢修了。上補土、研磨、重新烤漆,想快也快不起來,就順從它的步調吧。」「欸太陽下山了,走啦休息一下,我們去拍月亮,這幾天月暈超美的!」出了車站,話筒中傳來朋友一派輕鬆的語調,我問他作品修好了沒有,他只說今天的進度就到這,月色很美想要休息等等。

 

好像傷心的時候,怎麼樣都沒辦法用快速的腳步逃開,那既然如此就搭上普通列車吧。從剪票口剪一個站長的微笑,然後再用一站一個一個頓點、茫然之中明顯不會察覺到的速度前進,輕輕地直到忘記為止。

 

那天後來我們一起把腳架插在田埂上,幽靜地花了整晚把月光拍了下來。

「畢竟,有些事情明天也許就沒有了,燦爛的月光也是,過度的擔憂也是。」他說。

 

於是在回程我也搭上了普通列車,慢慢地把回憶珍藏,把寂寞忘記。



米各說Mig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