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列車.JPG  

文/ 小路


秋天的陽光在上午八點的角度是40度,京都堀川通的柏油路被照得閃閃發亮。讓我想起幾年前在台北夜晚經過東區一帶,那陣子鋪上了新的柏油路面。不知道裡面摻了什麼反光素材,在機車大燈投射之下也是一閃一閃的,像浮在卡通般的銀河裡。偷偷告訴你們,後來那條路我繞了三回才肯罷休,像個小孩一樣。

 

14度的氣溫剛好,怎麼要不要去散個步?當然房間裡不會有別人,我問了正在鏡子裡刷牙的自己。

 

「走吧。」他這麼說。跟回憶的餘溫纏鬥了這麼久,是該來回味一下青春健康的路線了。

 

晚秋之後,站在月台上等車的人少了些,畢竟窩在候車室裡才不必瑟縮著身子。暖氣還沒開,就從販賣機投上一瓶熱茶,把溫度交換到手上,在情侶親人之間傳傳遞遞,溫柔得很。直到隨著列車進站時帶進的一陣風,落葉全部被飛揚起來,再窸窸簌簌地落到地上,弄得滿處。這才發現花草樹木整個城市都在別離,而別離的途中又矛盾地等待所謂紅葉的美景。為此除了架好相機,用快門停頓感傷之外,沒有準備一個寧靜的心情又怎麼可以呢?

 

於是我放過了一班特急列車,搭上普通列車隨著軌道交縫的段差慢慢地搖。不像特急上面都是遠距離往來的旅人,普通列車上多是車站附近的住民,以三站五站的幅員,在人不注意到的氣氛中上車又下了車。雖然車上是兩排面對面的座位,但乘客像各自上演自己的電影一般,幽幽靜靜地,眼神很少交會。

 

「吶,你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方式離開一段過去的生活嗎?」我問朋友要怎麼離開一段不怎麼開心的生活,好比失業,好比失戀,好比前幾天他的作品在運送途中被撞了個傷痕累累,一切又要重頭開始。

 

「反正撞壞了也只能慢慢修了。上補土、研磨、重新烤漆,想快也快不起來,就順從它的步調吧。」「欸太陽下山了,走啦休息一下,我們去拍月亮,這幾天月暈超美的!」出了車站,話筒中傳來朋友一派輕鬆的語調,我問他作品修好了沒有,他只說今天的進度就到這,月色很美想要休息等等。

 

好像傷心的時候,怎麼樣都沒辦法用快速的腳步逃開,那既然如此就搭上普通列車吧。從剪票口剪一個站長的微笑,然後再用一站一個一個頓點、茫然之中明顯不會察覺到的速度前進,輕輕地直到忘記為止。

 

那天後來我們一起把腳架插在田埂上,幽靜地花了整晚把月光拍了下來。

「畢竟,有些事情明天也許就沒有了,燦爛的月光也是,過度的擔憂也是。」他說。

 

於是在回程我也搭上了普通列車,慢慢地把回憶珍藏,把寂寞忘記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各說Migsaid 的頭像
米各說Migsaid

米各說Migsaid

米各說Mig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